清菡菡不出旧剑不改名☆

高一啦,填坑不一定平,更新不一定准时,人不一定常在

【旧剑王后】没能写完的脑洞。

#高能预警#  #我流魔改#  #桂妮维亚郎化洗白#
 
  桂妮维亚有时候会莫名地怨恨母亲,为何不在出生时将他丢弃。

    凯姆兰德王室不容许两位王储的存在,所以他成为了“桂妮维亚”,被赋予王女的身份,生活在重重伪装下。

    他战战兢兢地长大,意料之中的被父亲许给亚瑟王作为两国友谊的见证。在去往亚瑟王宫廷的路上他几欲自害,却因为懦弱最终放下了攥着短剑颤抖的手。他怕活着被亚瑟王迁怒,可是更怕死后身份被发现,破坏两国不易得来的友好关系。

    婚宴盛大无比,足足持续了七天七夜,如果他确实是女子,或许会受宠若惊,可他只感到浑身发凉,恐惧更甚。

    意想不到的是他的“丈夫”竟是儿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小骑士,多年不见似乎多了几分狡黠的小骑士把他骗得团团转,他又气又笑,反手给了阿尔托利斯一个爆栗子,两人笑成一团。

    婚后是梦幻一般的时间,在这里他不需担心身份被某人揭露,因为所有人都真诚爱戴着守护王国的王与王后。阿尔时常征战四方,那时他便在骑士们的辅佐下代王治理国家,安抚民心,倒也尽善尽美。他不能随阿尔征战,那么守卫后方便是他的责任,无可推诿。

    于是没有任何阻挠地,两人表面夫妻的身份之下,终于也催生了友人以上的奇妙感情。

    命运当然不会让他们一直这么岁月静好下去,阿尔托利斯出征讨伐卑王伏提庚的前夜,桂妮维亚带着忐忑吻上了他,阿尔托利斯没有拒绝,却也没有更进一步。无需多言,他们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猝不及防的是之后的庆功宴上的事,阿尔托利斯中途被摩根勒菲的侍女假冒桂妮维亚之名带走,发现异状,桂妮维亚与王征战期间一直守护他的骑士兰斯洛特离席去寻,却意外撞见王把王姐认作王后,俯身去解她衣裳的情景。

    桂妮维亚带着骑士回到了席上,未发一言。这便是王后与骑士艳闻的开端,支离破碎的故事由此开始。

    这时间加拉哈德与莫德雷德将将来到卡美洛,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人奇迹般地成为了友人。光辉美好的世界即将开始崩毁,首先是王后不知原因地变得冷淡寡言,只是操持国事愈加无心,渐渐放开了手中权力交由圆桌代劳。王也决心成为“理想的王”,开始变得不懂人心。他组织骑士寻求圣杯的奇迹,伤亡惨重却一无所获。于是有了崔斯坦的出走,王国开始出现分裂的前兆,人心涣散。

    莫德雷德终于向王坦白身份,却并没有获得承认。王看不见重新戴上头盔的骑士怨愤的眼神,转头罗马出征。莫德雷德留守后方自是不能放过这千载难逢之机,他向王公贵族们摘下头盔举起反旗,一呼百应。露出真容,伪造了写着亚瑟王战死消息的信函,莫德雷德以极快的速度攫取了英格兰的统治权。待到桂妮维亚发现异状,戴上王冠的私生子早已挂着恶意笑容立在面前向他求婚。

    怎么办?该怎么办?桂妮维亚飞速消化了这时的形式,当机立断假意答应了求婚,只是他恳求莫德雷德允他前往伦敦,购置婚礼所需。众目睽睽之下,莫德雷德只得应下。一到伦敦,桂妮维亚立刻进驻伦敦塔,添置粮草征募兵勇死守这座塔楼。莫德雷德火速派兵来攻,然而桂妮维亚在此时上展现出了难得的毅力与卓越的军事才能,莫德雷德竟是久攻不下。又得坎特伯雷大主教出面,此时亚瑟王也据传将要班师,莫德雷德虽勃然大怒,但还是无奈收了攻势。

    迎接身心疲惫的王与将士们的是昔日同僚的刀剑,双方本有和谈之意,但莫德雷德安插的某位骑士装作不小心拔剑斩杀了一条蛇,卡姆兰之役由此爆发。

    在那之前,王曾前去伦敦塔,询问桂妮维亚待到他胜利归来,桂妮维亚是否愿意放下前尘往事,重新作为英格兰的王后辅佐自己。桂妮维亚不说话,仅仅抱住了他。

    王失约了,桂妮维亚听闻悲报,前往艾尔默斯伯里修道院度过余生。摩根勒菲活得很长,作为“湖中仙女”,她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同辈的人们,或友或敌。她最后收敛了桂妮维亚的遗体,用一艘小船把他送往亚瑟王最后还剑的湖中,却始终没有烧掉那条船。此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时间转到2004年,冬木市发生第五次圣杯战争。间桐樱召唤出了Rider--桂妮维亚·凯姆兰德。卫宫士郎作为圣杯战争目击者在被Lancer追杀时机缘巧合召唤出Saber--亚瑟·潘德拉贡。王与王后,在他们身后的千余年时光梦幻般重逢——

文末骚话:这个是,初三超级无聊的放学路上和基友 @饮茶深杨 一起吃着油炸说说笑笑出来的脑洞。当初很认真地想要写出来,但还是不了了之了。所以想把列好的剧情概括一下,留给将来的我们填坑(不存在的)。
因为非常想看桂妮维亚是男孩子这种情况又没有太太的粮所以只好自己上了!人设剧情什么的都很粗糙还请见谅!

你的卡美洛,我的卡梅洛特。

是fate和梅林传奇的联梗。
当安布罗修斯遇见艾莫瑞斯,两个“梅林”相遇,不同的是世界线,相同的是对王的忠贞。
只是一个在最后的人理延续保障机构得以与各式各样的王相遇(并被咖喱棒友好问候),而另一个同样长生不死却等不到阿瓦隆湖中归来的人。
他的呆毛饭桶,他的皇家菜头。都是“梅林”们心尖尖上挂着的人呀。
或许两个“梅林”会在眼神交汇的瞬间意识到对方是怎样的存在,然后擦肩而过,仿若从未遇见另一个自己;又或许他们会在阿瓦隆湖畔或是星之内海促膝长谈,两人相逢恨晚。
谁知道呢。

届不到,届不到

【旧剑桂妮】狭路相逢 (1)

【预警】 本篇是五战背景,Rider桂妮维亚是男性,而回忆部分是型月史与传说的结合,也掺杂部分私设。ooc避免不了,而且两个作者都是文渣,只有脑洞能看系列。另一个作者 @饮茶深杨 是条咸鱼,懒得干除了码字以外的任何事,所以是我来发TAT 我俩文风接不上,请读者dalao们谅解

【间桐樱】  
   “听从召唤而参上,
  
   与汝之相遇便是天意,
   
   ––试问,汝便是我的master么?”

   “少女”微微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那隐约的希望,我望向她那苍绿色的瞳。    

   她那似森林中细雨的眼,温柔着我。

   但我为什么感到澎湃的希望?     

   黑发如沉稳之海,    

   但并非无波涛。   

   皮肤如稀细之玉,    

   但并非无色彩。       

   相貌如温和之母, 

   但并非无讥讽。        

   她身后的窗中生出几瓣樱花,粉红细致的樱与她那碧色的衣裙竟相衬得如此合适。  

   我呆住了。    

   不是因窗外飘落之樱,或是身边直立之兄,

   而是因,    

   立在面前的“少女”如此美丽。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卫宫士郎】                                                   
    在同一天被同一个人杀死两次,太荒诞了。  

    我握住粗劣的“剑”,无比艰难地抵抗着眼前蓝发男子的攻击。     

   我想起被枪击穿的感觉,冰冷的感觉入侵着我的肌体。

   即使到了仓库,我也没有什么生路。   

  “喂喂,前几次的运气不错啊,但是,运气再怎么好,这次,你也扛不住了!”

   男子的声音冰冷,一如他的枪。    

   我没闭上眼,就那样在地上看着他,    

   和他将刺来的枪。    

   金属撞击的声音不是悦耳的   

   但我从其声音中听出了月般宁静。

   他的声音并不低沉,或尖锐,却牵动着我的心。  

   ––如那皎洁之月

   ––如那苍翠之树。    

   ––如那沉稳之地。    

  “应召唤而参上     

   试问一一

   汝便是我的Master么?”

   他睁开圣绿的眼,

   眼中仿佛有原初之火,却如雨治愈我的心。

   砂金色的发温柔如月光,但不失锐气。 

   微风吹拂着我与他,   

   所有的希望,都在那一刻被奏鸣。
––––––––
【桂妮维亚】    
   召唤我的人,是个拥有紫罗兰色发丝的少女。   

  她生的清秀美丽,红色的发带柔顺地垂在发边。

   ––只是,那没有神采的双眸,像极了一个人。

   我的父亲。

   很奇怪的是,明明这两个人长相截然不同,但一看见御主,我竟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可笑的男人。

   我与他的接触并不多,就算是作为“苏格兰最受宠爱的王女”,我们的会面一生中也屈指可数。

   而偶尔几次照面,他也总会看着我的脸,没有神采的眼睛里流露出令我恶心的怀念,轻声念出那个名字。

   萨罗米。

   据说她是那个男人唯一爱上过的女性,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姊妹。

   从老侍女口中听说这些的时候,我看着镜中自己雌雄莫辨的脸,第一次产生了想要把它撕碎的冲动。

   年轻的王储爱上了他父亲的私生女,这在当年应是王室之耻吧。而这场无望的单恋最后以一方的死亡而告终。

   少女是上吊而死的,她那双曾被无数吟游诗人称赞过的苍绿色双眸失去了耀目光彩,却还执著地盯着桌上摊开的《圣经》。

   ––撒母耳记下十三章。大卫王的长子暗嫩玷污他的异母妹妹他玛后抛弃了她,最终酿成了悲剧。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草草操办了公主的丧事,然后为伤心欲绝的王储寻找一位王妃。

   ––那位可怜的王妃就是我的母亲。她一生只有两个孩子,即是我与兄长。此后国王就再不碰她。

   她生下兄长与我的日子是在五月,鲜花盛开的季节。那年国王在外征战,她在床榻上痛不欲生。

   她最终平安生下了一对双胞男婴,就是兄长与我。但王室决不允许有两位王储的存在。

   于是,弟弟就成为了“桂妮维亚”,苏格兰的公主殿下。

   幼时,我不懂得母亲望向我的眼神中的哀愁与怜悯,也不知道母亲对我异样的偏爱是从何而来。

  直到十二岁那一场愚蠢的宴会,我都作为“桂妮维亚”无忧无虑地活着。但真相总会被揭开,我跑出了王宫,尽管知道身后跟着的有母亲的仆从。

  然后我就遇见了阿尔……不,亚瑟和装扮成山羊胡老者的梅林。梅林一眼就看破了我的身份,他自称是母亲的旧识,对我胡乱开导一番后便同亚瑟一起把我送回王宫。

  也许是梅林最后给的那瓶安神魔药的作用,我再醒来时,看到床边形容憔悴的母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她。

  但从此我便活得胆战心惊,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唯恐被人发现我的隐秘。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在被亚瑟王派来的使者提亲时,我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吧。现在想来,若是我没有一口应下,也许亚瑟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命运。

  ……但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我提起自己稍显累赘的衣裙,向眼前的少女行了一个并不怎么熟练的骑士礼:“Servant Rider , 桂妮维亚,为您服务,lady。”